导航菜单

扣职工一半工资“刺激消费” 违法行为后藏着什么猫腻-唐明皇与杨贵妃

刺激消费有什么方法?

在引发争议后,怀化先改口变“自愿”,又回复称要“及时纠正处理”。

4月9日上午,记者从怀化市下属两个县的部分教师处了解到确有此事。芷江县某公立学校一名教师表示,“我觉得这样做,侵犯了教师的权益。”

扣掉的不只是钱吃相确实太难看。疫情尚未结束,在刺激消费这个节骨眼上,打着为疫后经济复苏“做贡献”的旗号,不仅在为别的企业变相“抢市场”,还用强制性“克扣工资”这样的方式来作推广,这扣除的不仅是卡上的钱,还有政府的公信力。

而“扣工资促消费”必须要从中国移动旗下支付业务“和包支付”完成。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发现,中国移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总部位于湖南长沙,和包支付的推广在当地已经成为了强制任务。

该微信截图内容显示:刚接到财政局工发中心及局领导的紧急通知,根据怀财办【2020】37号文件要求,从工资中扣取促进消费款。干部职工应在5月5日前在怀化消费完毕,单位必须在明天上午十点前将工资信息修改并送审。

▲网传照片显示,怀化规定从教师工资中扣取促进消费款,指定用于各类消费。  按照怀化市出台文件的要求,教师绩效工资是2600元的扣2000元,2350元的扣1500元,2140元扣1000元,其他扣500元。

换言之,不仅要强迫你消费,而且要按规定消费,否则工资直接没收。

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查询发现,2020怀化平均工资在5000元左右。而在知乎等社交平台,有怀化教师称,到手工资就2000-3000。

就在不少地区为群众发放各种消费券的时候,湖南怀化“发消费券”的方式显得非常“与众不同”。

扣职工一半工资“刺激消费” 违法行为后藏着什么猫腻

而且,所谓扣工资“促销费”,还设定了种种限制——可以商超、吃饭、加油、充话费……但充不了水电燃气物业费。还有,被扣工资,“5月5日前消费完毕,过期后果未知。”

怀化市财政局证实此事,称,“不光教师要扣,我们也要扣。”

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采访专业律师,问其“怀化教师工资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,还规定了消费项目,这种行为是否违法”,其称,“一定是违法的,货币仅仅指的是主权货币,不可以用任何有价证券或者什么购物卡代替。”

这就导致,和包支付的推广在湖南已经成为成强制任务,乡镇级别的机关和各单位在岗人员被要求下载使用,甚至学校都被强制要求下载。

虽然在引发争议后,怀化市把“强制扣款”变成“厅局级强制,其他人员自愿扣款”,但怀化市能有几个厅局级干部?他们本身的消费的额度屈指可数,但在他们领导下的其他人员有没有不好意思不附和这种“强制消费”?厅局级都扣了,处级科级你好意思不扣吗?

他们的绝招是:直接“钱转券”,从教师工资中直接扣取“促进消费款”,并规定在5月5日前消费完毕。

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于4月10日上午致电怀化市财政局,一位值班的工作人员表示,“关于这件事统一由市委宣传部来回复。”

个人工资是私人财产,只要收入来源正当,就受法律保障。其用途只能个人自己决定,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其他行政部门,都不可以自行克扣。而劳动合同更是法律意义上的契约,契约精神是行政部门最基本的素养之一。

扣教师工资作促进消费款4月8日,一张“怀化市要求从教师工资中扣取促进消费款”的截图在网上流传。

  如果按照这种扣法,教师恐怕连养家糊口都要成问题了。

如果怀化真要诚心解决问题,为什么不直接宣布怀财办【2020】37号文件作废?不然怀化拿着财政工资的职工们,明明不自愿,但也得继工资被扣除后,又一次被自愿了。

现实中各种表面上看似自愿的行为,到头来,往往还是“被自愿”。

怀化市财政局对媒体证实此事,称怀化市财政局确于日前下发怀财办【2020】37号文件,是怀化市财政局和总工会联合发文。至于要求“从工资中扣取促进消费款”,财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,“不光教师要扣,我们也要扣。”

经过几年快速发展,和包支付在多个方面对湖南省产生了经济效益。

怀化市领导真的是为了“有效拉动消费”才这么做的吗?

  在知乎上,有个问题是,湖南为什么好多单位现在都要强制使用和包支付?有网友的回答一语中的:靠官商身份抢市场,支付服务跟不上,吃相难看。

4月9日,怀化市财政局和市总工会回应道:

  和包支付是什么?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查询发现,和包支付是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APP,用户开通和包支付服务,就可以使用线上支付功能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规定:“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。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。”

这让人想起前段时间,各地发放抗疫补助时某些“插曲”。有将补助全“捐出”的“被自愿”;有发放后又收回的奇葩;有非按劳分配,而是按资排辈,领导多拿,权势通吃的;更有很多直接不发的。

但因37号文件下发后引发争议,所以“昨天又发了一个文件,说是厅级干部直接扣,处级和科级干部自愿扣,不做强制要求了”。

促进消费还是行政摊派?在被曝光的微信截图中,怀化财政局要求“在编在职教师务必在明天10点前下载”和包支付App“并完成注册。”

这里克扣公职人员工资式“强制消费”,和上述花式消解抗疫补贴,逻辑内核是一样的。都是完全罔顾个体权利,粗暴一刀切的权力任性。如不是被曝光上网,引极大争议,估计没这么快改口“自愿”。

其实,这不仅侵犯了教师的权益,已经是违法行为。

  这样也引起了大家的不满。有基层工作人员在“问政湖南”提出质疑,其称:“为什么要把和包支付这个商业app的推广作为任务压给基层,而不是让其进入市场进行正当竞争?百姓不理解,我们基层工作者也不理解,非常难以做工作,并且还背上了”肯定收了钱“的骂名。同时,这是个额外的推广任务,没有任何绩效奖励,却要纳入考核范围,是否合理?”

2006年,中国移动便成立电子商务产品创新基地承载和包支付业务,并落户湖南长沙。

近日,网传怀化市从教师本月工资中扣除一定金额用于消费券,引起大家关注。实际情况是,为了应对疫情影响、有效拉动消费,我市倡导领导干部带头消费,倡导厅级干部以2000元为限、处级干部以1500元为限带头认购消费券,所认购的消费券均用于本人购物等消费。科级及以下干部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、教师不作倡导。如发现有擅自设定标准、扩大范围、擅扣工资等情况,我市将严肃责成有关部门和单位及时纠正并依纪依规处理。